首页
  • 我的双轨制价格改革的思路是如何形成的

    有人把“放”与“双轨制”说成是两种不同的思路,把“调放结合”说成是双轨制,说明他们根本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是双轨制。

    观察家
  • 我的身体我做主——美国堕胎争论再起波澜

    女性的权利和生命的意义,原本应该同为一体,只是这个世界不知还需要多少时间,方能看到两者的统一。

    观察家
  • 经济学的“双子星”:亚当·斯密和凯恩斯

    或许两位先哲的生平和经历还能够告诉我们一点,那就是:经济学其实应该被视为是伦理学的一个衍生,在处理经济问题时,我们所秉承的决不能只有冷冰冰的理性,而更应该有一份温情。

    观察家
  • 华为一见

   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这次华为之行的整体感觉,那就是“百闻不如一见”。

    观察家
  • “数据”的黑暗面

    个人数据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商业甚至政治目的,但消费者和公众却不清楚哪些公司(机构)拥有了我们的哪些数据?它们将会如何使用我们的数据?它们凭什么拥有并使用我们的数据……这个过程几乎是一个“...

    观察家
  • Facebook的加密货币能成功吗

    尽管Facebook对Global Coin项目可谓蓄谋已久,但这个项目究竟能不能成功,Global Coin能否像扎克伯格想象的那样,成为整个Facebook帝国的通行货币?这一点,其实还存在着很多的疑问。

    观察家
  • 特雷莎·梅的悲剧

    梅曾经被类比为“铁娘子”撒切尔夫人,但只依靠强硬的态度而不对现实进行实事求是的体察,保持决策的灵活性和开放性,盲目效仿“铁娘子”的最终后果只不过是东施效颦而已。

    观察家
  • 如何最大化我们的幸福

    我们对幸福的重要性达成了惊人的一致:近代功利主义代表人物边沁的伦理判断原则便是,“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?!?。

    观察家
  • 冯骥才:从城市到田野

    冯骥才这些年一直呼吁的文化观念,如一只蝴蝶扇动翅膀,最终引起气势如虹的大风,从庙堂之高吹至江湖之远,最后略过田野,飘进寻常百姓家

    观察家
  • 经纪时代:中间人是如何创造价值的

    曾经我们认为,互联网本身将成为“终极中间人,全世界的中间人”,届时交易中涉及的人只有真正的买方和卖方。但事实上,中间人却并没有消失。而且,似乎反而越来越强大。

    观察家
  • 近藤大介:令和时代的日本

    “令和日本”并不是回归到江户时代,也许是朝着北欧高福利社会演变。

    观察家
  • 民主党面对的关键挑战

    民主党在大选的时候将面对选民的诘问:作为众议院的多数党,民主党在任上取得了哪些值得夸耀的成就呢?

    观察家
  • 日本劳动力短缺之难

    日本之所以劳动力短缺,绝不是因为日本的经济形势空前大好,而是因为日本是全球范围内少子高龄化问题最为严重的国家。

    观察家
  • 德鲁克论企业的社会责任

   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,很少有企业将公众非常关心的社会责任列入核心价值,这是为什么呢?

    观察家
  • 曼昆交棒

    为什么一个高校的任课教师调整会引来如此之多的关注和解读?其原因就在于,曼昆这个教授并不是普通的教授,而他所教的课程更不是一门一般的课。

    观察家
  • 扎克伯格公开信引发的思考

    扎克伯格的公开信发布之后,立即引来了各界的讨论。在这里,我无意对扎克伯格发表这封公开信的动机妄加猜测,仅从内容上看,这封公开信确实对互联网产业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一些反思。而在当前这样的背...

    观察家
点击加载更多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